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 抢亲

作品:修仙强少在校园|作者:唐箫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10-03 19:39:42|下载:修仙强少在校园TXT下载
  “余默,你这个偷窥狂,竟然敢偷看我。”一声娇叱响起,同桌袁菲菲一巴掌甩过来。

  啪!

  余默抓住了袁菲菲的手,没有让她得逞。但,这却像是点燃了火药桶,袁菲菲气的跳脚。

  “你还敢打我,你偷看我还这么凶!你的那双眼珠子往哪里瞄,信不信我挖出来。”

  余默蹙着眉头,十分恼火,自己哪里偷看她了,虽然两人是同桌,可袁菲菲处处针对她,而且,作为一个高中生,平常穿的十分大胆……

  班上不少同学……偷看……

  余默把这一切看在眼中,自己却从来没有偷看过她。

  袁菲菲是很漂亮,还是班花,可余默的心并不在这里。

  他从小就有顽疾,一直在死亡边缘挣扎,几乎耗尽了精力,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。

  余默深吸一口气,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袁菲菲,说:“你再敢胡说八道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“你还敢不客气,那你敢对我做什么?”袁菲菲来气了……

  ……

  余默不想和这种不可理喻的女人一般见识,猛地一推,袁菲菲没有站稳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她愣了一下,没想到余默竟然敢推倒她。

  余默没有理会,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教室。

  其他男生会娇惯她,他却不会这么做。

  袁菲菲目送余默离去,终于回过神来,大声嚷道:“余默,你给我等着,我一定要叫你好看。”

  袁菲菲胸口起伏不定,不停地颤抖……

  围观的人群中响起了咽口水的声音。

  余默走出校园,辗转几趟车,终于回到了乡下家门口。

  这次学校临时放假,让他有空回家陪妹妹几天。

  突然,他停下脚步。

  目光所及,乌泱泱的一群人围在家门口。

  村中恶霸王霸正抓着妹妹余玥的手,使劲往外面拽。

  二伯余富贵一家人跟在后面,满脸堆笑,催促道:“余玥,快跟王霸去吧,吃香喝辣,比读书好多了。早点生娃,将来你就可以享福了。二伯为了这门亲事,磨破了嘴皮,你可不要辜负二伯的一片苦心啊。”

  王霸一双斗鸡眼直勾勾地盯着余玥,眼珠外凸,肥头大耳的脸上写满了猥琐,口水从嘴角溢了出来,恨不得一口把余玥给吃了。

  余玥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,才十六岁,就已经出落的十分水灵,清水芙蓉一般,尤其是双眸,十分灵动,忽闪忽闪,像是会说话。

  王霸春风得意地狂笑:“今天就是黄道吉日,洞房花烛夜,大家都等着看我们拜堂成亲呢,哈哈哈!”

  “我不要去,我还是一个学生,我不想成亲,求求你们放过我吧。”余玥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地苦苦哀求:“二伯,我可是你的亲侄女儿,求你放过我吧,我一定当牛做马报答你。”

  余富贵脸色唰的一下就阴沉下来,呵斥道:“余玥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们两兄妹吃我家的用我家的,不做点贡献怎么行?”

  “可我爸妈留的钱都被你们拿去了。”余玥无力地辩解道。

  余富贵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气急败坏:“那才多少钱,哪够你们两兄妹上学花的?你认命吧。”

  围观的乡亲很多,终于有人看不下去,说:“余家老大,你这是把把自己侄女儿往火坑里推呀,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弟弟和弟妹吗?”

  余富贵被人戳中了痛脚,马上跳起来,凶神恶煞地说:“这是老子余家的家事,关你们屁事。”

  王霸的三角眼向人群中扫去,凶神恶煞地吼道:“今天是老子的大喜日子,谁敢坏老子好事,老子叫他下半生只有爬着走。”

  人群立刻噤若寒蝉。

  余默看着这一幕,火冒三丈,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这是二伯强行把妹妹卖给了王霸。

  王霸是什么人,那可是村中一霸。

  从小打架斗殴,抢劫勒索,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,还进过监狱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。

  只是,人渣没有底线,往往活的比较滋润,王霸如今是村中最富有的人。

  二伯这是把妹妹往火坑里推,不给她活路。

  “住手!”余默按耐不住满腔怒火,大吼一声,推开人群冲了进去。

  余玥看见余默,仿佛看见了救星,眼睛一亮,喊道:“哥哥,二伯要把我嫁给王霸,快救救我。”

  余富贵狠狠地剜了余默一眼,心说这小子怎么回来了,我专门挑了一个他上学的日子,就是为了避开他,生米煮成熟饭。

  “余默,你不是在上学吗?怎么回来了?”

  余默勃然大怒:“我若是没回来,那你就把我妹妹给卖了,是不是?”

  “你胡说什么?我这是为了她好,她一个女娃子,最重要就是找一个好婆家,趁早嫁人享福。”余富贵狡辩道。

  余默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,质问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?”

  “我当然有资格,我是你们二伯,是你们的法定监护人,你爸妈死了,这个家就是我做主。”

  “我爸妈没死,只是失踪了。”

  “呵,还没认清现实,这都过了一年了,还没死,做白日梦呢。”余富贵撇了撇嘴,不屑地说。

  余默心中怒火不停地燃烧,父母为了他才上山采药,然后杳无音讯,所以,他内心本来就深深的自责。

  他怒目而视地瞪着余富贵,说:“那我不要这个家了,我和妹妹走。”

  说完,他冲过去牵妹妹的手。

  啪!

  王霸一巴掌打在余默的手上,痞里痞气地说:“哟呵,大舅子,你来的正好,陪我回去看我和你妹妹成亲,洞房花烛,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做你的春秋大梦,我妹妹怎么可能嫁给你这种人?”

  王霸脸色一沉,变得狠戾起来:“老子怎么了?老子在村里横着走。若不是看你妹妹水灵,老子才不要她。外面不知有多少美女哭着嚷着要嫁给老子。”

  “那你去找那些女人,别来祸害我妹妹,把我妹妹还给我!”余默欺身上前,准备硬抢。

  “拦住他,敢坏老子的好事,好好地招待我这不识时务的大舅子。”王霸大吼。

  几个狗腿子凶神恶煞地冲了出来,抓住了余默的肩膀。

  余默的身体从小就很虚弱,几乎就是药罐子里泡大的。

  他哪里是这几个经常打架斗殴的恶霸的对手,三两下就被打趴在了地上。

  余默并没有屈服,又站了起来,眼神坚定,疯狂地扑向了王霸:“你敢伤害我妹妹,我和你拼了!”

  王霸没有料到余默竟然有如此顽强的意志力,不过依旧没有放在眼中,纹丝不动,眼中尽是轻蔑与戏谑。

  狗腿子立刻动了起来,攻向余默的要害,这次势必要让他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余默虽然虚弱,但洞察力入微,虽然刚才被打翻在了地上,可已经观察清楚了几人打架的风格。

  眼见对方袭来,他深吸一口气,集中注意力,使出浑身解数,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几人的攻击,扑到了王霸身上。

  王霸震惊了,万万没想到自己几个手下竟然还拦不住一个药罐子。

  他失神的刹那,余默出手了。

  他的力气比不过王霸,若是给对方还手的机会,那就是自己的死期。

  既然如此,为了妹妹,他只有拼命。

  他张开嘴,一口就咬住了王霸的耳朵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王霸发出凄厉的惨叫,旁边的人听的心底发寒,难以想象这一下是多么痛。

  王霸的手一松,余玥就脱困了,连忙后退两步。

  余富贵一把就抓住了余玥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还想逃吗?给我站住,不知好歹的东西,敢坏我好事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兄妹!”

  王霸嘶嘶的倒吸凉气,又痛又怒地狂吼:“快松口。”

  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瘦小的身躯中竟然会迸发如此强大的力量和狠劲。

  狗腿子纷纷冲上来,七手八脚地抓住余默的身体,使劲地把他往后面拽。

  余默却死咬住不松口。

  最终……

  噗!

  一股鲜血飙射出来!

  余默终于被拽走了。

  王霸的耳朵却不见了,只剩下鲜血汩汩地往外冒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王霸踉跄后退,一屁股坐在地上,后知后觉地惨叫起来,撕心裂肺,浑身颤抖,颤悠悠地捂住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我的耳朵呢……耳朵呢?”

  唰!

  所有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余默的嘴巴。

  鲜血染红了嘴,顺着嘴角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,牙齿依旧紧紧地咬着,露出了半截耳朵。

  余默竟然活生生地把王霸的耳朵咬了下来。

  嘶!

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这得是多狠呐!

  王霸遭此重创,怎么可能善罢甘休。

  他双眼喷火,像是一头野兽。

  他横行乡里这么多年,从来没人敢与他作对,哪里遭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。

  他用杀人的目光瞪着余默,尤其是看见余默口中的耳朵,还有那桀骜的眼神,怒火淹没了理智,歇斯底里地咆哮道:“打死他,给老子打死他!”

  狗腿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看向余默的目光多了一丝敬畏……还从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。

  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狗腿子凶性大发,硕大的拳头直接朝余默头上招呼过去。

  砰!

  余默再次被打倒在地,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噗!

  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,耳朵也飞了出去。

  “汪!”

  一条土狗蹿了出来,张口就咬住耳朵,飞也似地蹿出了人群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人群见状,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。

  “啊……我的耳朵!”王霸绝望地惨叫,更强烈的怒火倾泻到余默头上,“给老子打死他!”

  砰砰砰!

  一拳又一拳,一脚又一脚!

  余默不停地吐血,伤了内脏,鲜血顺着脖子流到了胸口的玉坠,把晶莹的玉坠染成了血红色。

  这枚玉坠从他记事起就一直戴在脖子上,母亲叮嘱他永远不要弄丢了。

  玉坠血红一片,亮起了一道微弱的红光,光芒一闪,玉坠凭空消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