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

作品:我在后宫当群主|作者:清酒入弦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12-03 06:22:17|下载:我在后宫当群主TXT下载
  雪月殿,方雪雪跪坐在床边,盯着黄花梨木床上被吓晕过去的小丫鬟,神色忧伤。如果可以,她也希望现在躺在床上的还是她啊。

  在这次闭上眼睛再睁开之前,她正躺在自己的宿舍小破床上听着自己室友——某不知名作家新书《妃债》的行文构思。

  尚未听完,便忍不住带着自己无数的吐槽进入了梦乡,隐隐约约听到了打雷的声音。

  嗯,自己应该没有衣服要收……

  意识再次清醒,是脑海中杂乱的“滴——”、“滴——”声,睁开眼睛,便看到了一个穿着碧绿罗衫的小丫头红着眼睛在哭泣。

  小姑娘似乎哭的太过伤心,完全没有注意到醒来的方雪雪。

  阳光透过镂空的窗沿洒落在素白的帐幔之上,丝丝缕缕的流苏不时飘动,鼻尖充斥的是淡淡檀香,身下躺的是柔软的黄花梨木大床,身上盖的是绫罗绸被……

  当方雪雪看到这一切时,她觉得自己还没有睡醒。嗯,于是,她很平静的又闭上了眼睛。

  然后,脑海中吵醒自己的机械声音又响了起来:

  “滴——尊敬的雪雪主人,您好,欢迎加入后宫大家庭聊天群,群助手白莲逆袭1421竭诚为您服务呦。”

  方雪雪睡容安详,一脸平静。你说啥,我听不见,微笑。

  “滴——尊敬的雪雪主人,请您不要自欺欺人哦。经组织检测,您的吐槽值高达999 ,严重打击到《妃债》作者的热情了哒,致使其产生弃坑的想法。经得作者同意,组织决定,赠送您一份穿书大礼包,还附带一个后宫大家庭聊天群哦。”

  方雪雪平静的面容有了些抽搐,我难道在半梦半醒之间把自己的吐槽声都暴露出来了?

  不对,就算我真的吐槽了,薛幼容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啊!穿书?你搞我啊!传说中的室友爱呢?你那钢铁一般心灵怎么此刻就玻璃了呢!方雪雪觉得自己要哭了。

  “滴——雪雪主人您不要伤心哦,白莲逆袭1421会永远陪着您哒。经检测,您附身的是同名白莲炮灰雪妃方雪雪,希望主人善用本聊天系统,顽强的在这本书中活下去。”

  同名白莲、炮灰?方雪雪?呵呵,薛幼容,等我回去你就死定了!某绿江的月石正好没处用呢,呵呵!

  笑容逐渐扭曲jpg.

  “滴——主人您的想法好黑暗,1421好害怕呀!惊恐脸jpg.”

  呵呵,闭嘴!所以,我怎样才可以回去?

  “滴——主人,很简单的哟,请主人带着白莲光环,善用伦家,1421娇羞脸jpg.顽强的生活下去。剧情终结之际,便是主人回去之时!握拳jpg.”

  “滚!神他妈的白莲!”方雪雪终于忍不住了,爆发了!

  然后,几秒钟的静默,之前的绿衣服小姑娘直接扑了上来,“呜呜呜,娘娘,您没死啊,吓死红菱了!呜呜呜,那些太医都说您没救了,庸医,呜呜呜……”

  感觉到小姑娘有些激动,方雪雪手足无措,一紧张,胸口有些闷,没忍住轻声咳嗽起来。

  自称红菱的绿衣服小姑娘瞬间松开手,着急道:“娘娘,是我握疼你了吗?你还有哪里不舒服,我再去找太医?哦,还有娘娘,您刚才说了什么?白莲?娘娘想吃莲子粥了吗?奴婢去给娘娘做。”

  方雪雪忙摆手,轻声道:“不,不用,请你给我杯水吧。”

  “是,娘娘!”红菱哼了哼鼻子,泪水尚未擦干,眼底却是发自内心的欣喜,很快就端了一杯水过来。

  杯水下肚,方雪雪终于觉得舒畅了许多,也再次清醒了许多。

  清婉的声音,纤细修长的手指,都不是自己所拥有的。

  啊,想死!

  “滴——亲爱的主人,1421友情提醒你哦,如果你在这里挂了,那便是真正的凉凉了的哦。”

  方雪雪,微笑,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  绿衣服小姑娘接过方雪雪的杯子,抽抽鼻子,“娘娘,你吓死红菱了!呜呜呜~”

  方雪雪有些头疼,尴尬道:“红菱?你是什么人?我们认识吗?”

  小丫鬟愣了,一时间都忘了回答,只知道定定的看着她。

  十秒钟后,方雪雪脑海中又响起了会卖萌但仍然是机械的声音:“滴——1421检测到主人和面前可爱的女孩子对视超过十秒,是否加其为后宫大家庭成员?”

  方雪雪一愣,所以,这还真的是个聊天群?系统文也看过不少,自家的聊天,群,还真是别具一格。

  “滴——1421谢谢主人夸奖哒,萌萌表情。”

  “滴——鉴于主人三秒未答复,已自动加其为好友,备注雪妃小丫鬟红菱。”

  方雪雪:WTF?什么鬼?我还没同意!系统你不要搞事情啊!

  于此同时,红菱的脑海中:

  “滴——可爱的女孩子,后宫大家庭群主雪妃邀请您加入后宫大家庭群聊,备注雪妃小丫鬟红菱哟!”

  红菱先是一愣,然后四处打量了一番,最后看向自家娘娘。

  嗯,面色苍白,两眉微蹙,即使病容依旧如那遗世独立的雪莲,孤高清傲,漂亮的紧。

  最重要的一点,娘娘显然不可能和自己开玩笑。

  于是,红菱面色逐渐惊恐,没忍住:“啊——有鬼!”

  接着,白眼一翻,缓缓倒了下去。

  方雪雪忙伸手,“啊!喂,红菱是吗?你别晕啊,没有鬼啊!”

  可是,她明显高估了自己的现在的身体状况,“……别倒别倒,我扶不住你啊!”

  “哐当——”那是红菱倒地和方雪雪坠床的声音……

  如此动静,自然惊动了外面的人。一个红衣服的小丫鬟带着一群丫鬟太监稀里哗啦的走了进来。

  “娘娘!”看着屋内一片狼藉,红衣服小丫鬟大吃一惊,但却很快镇定过来,忙扶方雪雪起来。

  当她想把方雪雪扶到床上时,方雪雪摆摆手,“你先把红菱扶上去吧。”

  小丫鬟愣了一下,却也点头称是。

  一切安定下来之后,红衣小丫鬟试探着询问,“娘娘,这是,怎么回事?”

  方雪雪坐在床沿,揉了揉无力的腿,闻言,停下了手,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:“其实,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  ……

  听完了红衣服小丫鬟绿箩的讲述,方雪雪从床上滑落到了床下。

  她算是想起来了,雪妃,自己是没有印象的,因为在原文女主出场时她已经挂掉了。

  死因自杀,因为在嫁给皇帝之前她有喜欢的人了,然后喜欢的人要当驸马了,然后她就跳水了!

  而之所以方雪雪记得这些,是因为那个该死的作者提过一句,为衬托小皇帝众叛亲离,最得宠的原女主不说,他仅剩的一个妃子,玉妃,也是恨不得杀了他。

  而这玉妃,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曾经的主子雪妃,也就是自己,报仇!

  如此忠烈,就是不知是躺在床上的红菱,还是身边这个知情知趣,恭敬谨慎的绿箩了。

  但是,现在方雪雪没心思想这些了,她就穿在了雪妃跳湖自尽这一段。

  后妃不忠于皇帝,若真是死了还好,现在没死成,这就尴尬了。

  方雪雪有些绝望,而不管自家主子如何不对劲,她既然跪下了,身后自然刷拉拉跟着跪下了一片。

  独自忧伤了不知道多久,方雪雪终于回神。看着身后这一片,轻轻叹了口气,“你们都起来吧,先退下。”

  一片应喏声后,屋子里只剩下了绿箩,她很识趣的扶起腿软的方雪雪,拿起一件狐裘给她披上。

  “今已入秋,娘娘素来身子弱,今又……娘娘保重身体。至于记忆,总会想起来的。”

  方雪雪叹了口气,“我也并非完全不记事儿,只是有些模糊罢了。”

  犹豫了一下,她又挣扎道:“绿箩,我跳湖寻短见之事儿,皇、陛下可曾知晓?”

  绿箩皱了皱眉,欲言又止。

  方雪雪苦笑,“但说无妨。”

  “自是知道的。”绿箩小声开口:“娘娘刚被救上来之时,陛下来探望过娘娘一次,吩咐太医全力施救,然后……”

  “然后就不管了?”方雪雪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,虽说现在男主还没有到暴虐无度之际,剧情也尚未展开,但他能来探望自己这个为别人殉情的妃子,已经是意料之外了。

  “也是难为他了。”方雪雪叹了口气。其实,在自己室友讲述之际,她还是很同情这个众叛亲离的小可怜的。

  没想到,如今自己变成了她的妃子,还是内心一直想给他带绿帽子的那种。

  这滋味,也是够了……

  绿箩不太懂自家娘娘的意思,总觉得,娘娘醒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。

  虽然人还是那个人,但素来沉默清冷,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,今日里却笑了数次,还允许红菱睡于榻上,这是曾经想都不敢想的。

  不过,绿箩抬头看了眼方雪雪,自家娘娘素来是好看的,尤其此时一身病容,眉目含愁,更是惹人怜惜。即便是自己,也生得了一分同情之感。

  只可惜啊,娘娘一颗芳心所托非人。如果什么也记不住,也是个好的。

  不过即使心思百转千回,绿箩面上却丝毫不显,“娘娘死里逃生,等会儿御医应该再次来请脉了。需不需要奴婢叫醒红菱,娘娘先休息?”

  方雪雪看了眼被吓得小脸刷白的红菱,心底有些愧疚,“天色不早了,今晚,就让她在此休息吧。我记得,雪月殿是有偏殿的吧,我将就一晚就可。”

  “娘娘!”绿箩有些不赞同。

  方雪雪叹了口气,摆摆手,“无妨,我有点饿了,你去给我煮碗粥吧。”顿了顿,又认真补充了一句,“莲子粥。”

  绿箩皱眉,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反驳,领命退下。

  而方雪雪,抬头望天,虽然看到的只有雕梁画栋的屋顶。

  唉!胸口疼,身累,心更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