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八十章 “生啦”

作品:选你深爱|作者:忆心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12-03 06:21:51|下载:选你深爱TXT下载
  单清风回来的时候,蔚娆正躺在沙发上打电话,笑着对那一头说话:“什么时候生,医生心里有数,时间在那摆着呢,我怕什么啊。”

  三禾啧了一声:“你是真不怕啊!”

  蔚娆淡定道:“不要制造恐慌,不跟你说了,朕的皇后回来了。”

  “皇后”闻言,微顿,转头看了蔚娆一眼。

  蔚娆不等那边开她玩笑,就挂了电话,抬头看见某个男人好整以暇的姿态,转了转眼珠子,语气讨好:“我想你。”

  单清风倒了杯茶,在她身边坐下,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,而后一本正经道:“皇上后宫佳丽三千,想皇后作甚?”

  蔚娆憋不住笑了,不过她歪歪头一想还真是,自古受宠皇后还是较少的,她抬腿蹬蹬他:“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有了佳丽三千就不稀罕原配了啊?”

  “怎么回事。”单清风扣住她的脚腕,俯身凑近她,“那么喜欢给人挖坑,嗯?”

  “是呀。”蔚娆勾他的脖子,单清风单臂撑在了她身侧,低头看她的时候就被她仰起头w了。

  真是个……

  他沉了口气,顾忌她还没卸货,只怕伤了她。

  “就喜欢给你挖坑。”蔚娆放开了他,目光亮晶晶的。

  单清风深邃的眼眸就那么盯着她,看似平静,实则隐忍,他动手刮了下她的鼻梁:“等你卸货,我再跟你算账。”

  蔚娆老实巴巴道:“现在算又不是不行。”

  单清风真是……

  他认输了:“别撩我了,嗯?”

  蔚娆把玩着他系得好好的领带,心想这一身禁yu气质,到底是谁撩谁啊!

  单清风看她像个要不到糖的小孩儿一样闷闷不语,把她抱了起来,背对着窗外黄昏晚景,走向了卧室。

  “一个人是不是无聊了?”单清风守在她身侧,见她抱着被子委屈无比的样子点点头,心疼得要命,虽然神色淡,但是他抬手与她手指相扣。

  “从现在开始,我绝对不离开你了,我把公司交给覃唯希了。”

  蔚娆哦了一声:“我现在是紧要关头,你要是敢离开,生完孩子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  单清风抿抿唇,失笑:“皇上这狠话放得很令臣妾恐慌。”

  蔚娆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半晌,突然噗嗤一声,要笑死了。

  她一头闯进他怀里:“谁叫你老是食言。”

  好几次说陪她孕着,结果公司需要他了,他还是得去。

  他无奈,可她也很无奈啊!

  “对了……”趁这个时候,蔚娆灵光一现,提出了条件,“生完孩子让我去工作好吗?”

  她其实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,想了会儿:“就让我去做个文职,秘书啥的,可以吗?”

  单清风顿了顿,指了指她的肚子,为难:“那这个怎么办?”

  蔚娆苦了脸:“是哦……”

  单清风揪了揪她的脸蛋,声音冷静沉着,不急不缓:“过两天我们就去医院待产,嗯?”

  蔚娆看着他,点头:“嗯!”

  “如果……”单清风眉目微沉,仿佛在想着什么,“你实在想要找点事情做做,也可以把孩子给爸妈带。”

  他本来是想护她,但是她不开心,那就随了她吧,怎么开心怎么来。

  蔚娆听他松口,惊喜非常:“真的?”

  得到男人一声:“嗯。”

  蔚娆拽拽他的手指头,低低地说:“我知道你是要保护我,你和爸妈都一样,想保护我,才不让我出去工作的,但是有时候一个人在家里真的很闷。”

  单清风静静聆听她的真心话,一声不吭,只是反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“那,你现在要不要给我们的孩子取个名字?”她暖暖地望着他,眼里都是他。

  单清风弯唇:“如果是个男孩子,叫蔚风,怎么样。”

  蔚娆笑,点头。

  “如果是个女孩……”他继续说,“叫蔚清,小名清清。”

  蔚娆紧紧扣住他修长的手指,眼眶微热:“好。”

  蔚娆,单清风,蔚清,和蔚风。

  蔚娆眨了眨眼,怎么有哪里不太对劲……

  “哎!”蔚娆突然发出疑惑,“不是应该姓单吗?”

  单清风眼底盛笑,她看了半晌,甩他的手,指他:“你耍我。”

  单清风重又握住她的手:“没有。”他很无辜地看着她,却笑意满满,“就是给你挖了个坑,你跳不跳还是要看你。”

  蔚娆踹他,这个狐狸男人:“打的什么算盘,快说。”

  单清风清了清嗓子,正色道:“我答应过爸,我们生的第一个孩子,姓蔚。”

  蔚娆点头,这她知道啦,“那第二个为什么还?”

  单清风看着她:“因为我不想只要两个孩子。”

  蔚娆一下子就红了脸,目光闪烁起来,轻轻用腿蹬了他两下,低声吐槽:“老狐狸!”

  单清风抱着她:“而且,给爸一个姓蔚的孩子,是我的承诺,给他第二个,算我们给他的惊喜,嗯?”

  蔚娆无语凝噎,她咬牙道:“你会说话就多说点!”

  “好。”单清风成全她,立刻又说,“然后我们再生两个,怎么样?”

  蔚娆闭了闭眼,简直又想踹他了,“生那么多,你家有皇位要继承啊!”

  单清风卡了下嗓子,他闷闷道:“这是我的美好愿望。”

  蔚娆看着这画风,一言难尽:“单清风,你装委屈,你混蛋!”

  “那你从不从啊?”他看过来的目光里像盛着浩瀚星空,都装了她的影子,嘴角慵懒浅勾,这般姿态,就是存心迷惑人。

  蔚娆又脚痒想踹他了!

  于是,最后被单清风一个吻敲定了,嗯,生四个。

  反正现在国家鼓励生育。

  蔚娆仿佛看到了她被娃掌控的漫漫余生,是那样的充实,保管她再不会感到无聊。

  而就在这两天,三禾也行动起来了,为了不错过蔚娆的生产,她提前订了机票回去。

  覃唯希在单氏里,怎一句话了得,为谁辛苦为谁忙啊!

  一星期后,蔚娆被推进了产房里。

  覃唯希和三禾都赶过来了,她的父母亲也都赶过来了。

  她心里头觉得温暖,好像也不怎么怕了。

  重要的是,他的一双眼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她,她一下子就安心了,只想赶紧生完,赶紧出来,还给他一份安心。

  所以,女人为母则刚还真没错。

  这个时候,她反而安慰他起来:“要等我啊,我会出来的。”

  所以别怕,别怕会再也见不到我。

  单清风沉着一口气吐不出来,只能憋在胸腔,很难受。

  他半俯身下去,闭眼,于她眉心落了个吻。

  “我等你。”

  他以为他已经做好了准备,他以为这顺应自然的事,不会拿他怎么样,可到了今天,看着她一个人被医生们推进了产房,叫她一个人去面对,他才知道,他多慌。

  怕她一个人,怕她的前路,她却还反过来安慰他。

  单清风自蔚娆进去以后,就靠在了墙上,一声不吭。

  什么四个……

  呵,一个就要了他的命。

  “原来电视剧都是假的啊!”在这安静里,三禾盯着产房紧闭的木门,突然说,“我们站在外面,根本听不到什么惨叫声……”

  单清风拳头握得紧紧。

  覃唯希突然变成了个话唠,走走停停,嘴没歇过:“不会有事的啊,不会有事的,对,没错,生孩子嘛,喜庆,有事只会有好事!!”

  单清风一个人,静守一方。

  何咖跟蔚图对视了一眼,老夫老妻的,倒像是一份鼓励,他们心照不宣,只默默地等候着。

  时间,突然很叫人煎熬。

  三禾在中途跑下去一趟买了五杯热牛奶,分到单清风的时候,她莫名不敢靠近,所以推推覃唯希,把牛奶递给他:“热牛奶安心神嘛,你帮我拿给他!”

  覃唯希这个时候也没心思跟她贫嘴,立刻就拿了她手里的热牛奶,走向了单清风。

  单清风低头看了下腕表,低低地说:“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了。”

  覃唯希靠近听到这一声,心情复杂地接了话:“我到现在才知道我妈有多不容易。”

  生孩子这玩意儿原来真是走一趟鬼门关啊!

  你说人没病没灾的,好好一人,却要做个手术,就因为肚子里有个孩子了。

  怎么说呢,他一个男人看来,感觉还挺找罪受的。

  女人的爱,真的……

  有时候,是真的叫人感动。

  单清风接过他手里的牛奶,用手捂着。

  覃唯希感到古怪:“喝啊!”

  单清风说:“留给她喝。”

  覃唯希看着单清风,一下就笑了:“喂,你现在真像个孩子,一点情绪都藏不住的孩子。”

  往旁边一靠,他仰了仰头,看着冰冷的白灯,忽而说:“医院真冷。”

  “是啊,医院真冷。”单清风独独搭了他这一句。

  大门突然被从里头推开,单清风猛地回过头,直起身就走了过去。

  覃唯希和三禾立马跟上。

  蔚图拉着何咖的手围了上去。

  白大褂的医生们都走出来了,最前头的人抱着孩子,对他们微微一笑:“恭喜!”

  单清风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发抖,他掩饰一般,揣进了裤袋里,盯着那个皱巴巴的孩子,问:“她呢?”

  “在里头呢,你们着急的话,可以去看看她了。”

  听了这话,单清风毫不留恋地从孩子身上收回目光,大步走进了产房。

  蔚娆浑身虚弱疲惫得很,她脸颊苍白,闭着眼睛,这一刻,世界特别安静。

  电视上都是假的……

  虽然心里很期待见到孩子,可是实在不可能还有力气跟医生提这个诉求。

  只想歇着,只想歇着。

  连思念都忘了。

  突然,她听到了脚步声,慢慢睁开眼睛,看到单清风英俊沉默的面孔,心里一下就烫了起来,紧接着,就红了眼眶,想哭了。

  单清风哪儿见得她这样,可看到了她,他又松了口气,揪着心高兴。

  越靠越近了,也渐渐冷静了,他抬手,轻轻刮了下她的鼻梁,就是这个女人给了他毕生的温暖。

  他把她扶起来,让她尽情地靠在他怀里,哭了个痛快。

  一开始还是呜咽,然后就是越来越大声,最后她咬住了他的脖子,模糊不清地出声,也不知道说着什么。

  单清风却鬼使神差觉得自己听懂了,她在说:好疼。

  所以,她用让他疼来明白。

  单清风等她放了他,抬起她的下颚,俯身。

  门口的那几个人立刻非礼勿视地背过了身。

  蔚娆揪着他的衣服,闭上眼睛,又睁开眼睛,最后被他一把抱起,她终于扬起了劫后重生的第一个笑。

  去了病房,单清风哄蔚娆睡,蔚娆却说:“我想看看孩子。”

  到底是孩子重要,还是她重要,在此刻,单清风藏也藏不住骨子里那仅此一份的爱,他想都没想,就拒绝了:“你先睡,把精力都给我养回来,看他不着急。”

  蔚娆叹气,她在他面前,只能听话的份儿,却一边又特乐意他这近乎偏执的管着她。

  “那你总要告诉我,孩子是男是女吧?”蔚娆侧脸贴在枕头上,一双眼睛,直勾勾看着单清风。

  当然也就没有错过他那眉宇间一闪而过的呆滞茫然,蔚娆这下彻底不高兴了:“你最好别告诉我你在外头,居然不知道是男是女!”

  单清风为难道:“我光管你了。”他黑眸沉沉地看着她,突然说,“我没错。”

  “……”蔚娆哭笑不得,翻了个白眼。

  门口那几个人看着,听着,也个个泛着笑脸,然后觉得这会儿进去不算打扰这一对了,才个个相继走了进去。

  何咖先说了声:“他急着进去看你,也就没听到后头医生跟我们说的话。”

  蔚图对自己选的这个女婿特别满意:“是啊,我们都没反应过来呢,他开口一句就是问你……”一声满意地叹,“把你交给他,我彻底放心了。”

  何咖感同身受:“我也是。”

  蔚娆看向八风不动的单清风,轻声道:“心里高兴就笑出来,说出来,分享一下,别憋着。”

  单清风:“……”

  他笑了。

  然后,笑出了声。

  第一次,爽朗至极地,哈哈大笑出口。

  覃唯希简直没眼看:“你淡定点哦!”

  被蔚娆一瞪。

  蔚娆就爱看单清风高兴,就爱看他高兴得藏都藏不住,像个大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