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八十五章 来吧,我的宠物狗

作品:暗月战纪|作者:不由人算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12-02 23:40:32|下载:暗月战纪TXT下载
  媚儿说,怎么会?这儿是堡垒的边沿,要是万一堡垒没那么靠谱,倒霉的一定首先是这儿,谁不怕死谁跟来。再说,二级以下星力的,需要在九华天台附近修炼才效果最好,这旁的人么,你请都只怕请不来,没人跟咱们争。

  况且,咱们三个驾鹤云中,半个时辰之内一准就可到九华;这近二百里地的,便是方心影张起言这般的大高手,狼奔豕突地狂奔,没一两个时辰能到吗?那还不知道喘气喘成什么模样,说不得还要闭关三两日才敢出头露脸,咱们在这建个别墅,不妨事,真不妨事。

  燕媚儿见猎心喜,心思活泛,姚瑶一时说她不过,只得依她。晚上二人就在光明顶上浮丘观内歇息,浮丘观极为古老,相传本是远古仙人炼丹的所在,就是如今这般的乱世,观中男道女冠也有凡五十众。

  媚儿灵识一扫,发现观中道人也有修真者,但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堪堪开脉之境,还是个年逾古稀的老道,问了问,原来习的是《黄庭经》。

  觉察到两个女孩年纪轻轻却魔法不凡,观主叹息道:“唉,咱这《黄庭经》,上古留下来的真经不过三页而已,人生苦短,修炼太难,贫道能修到开脉境已是泼天的机缘了。“

  媚儿想了想,这道典么,不仅自己戒指内有,姚姐姐和寒寒那儿恐怕更多,既便是《黄庭经》全本,那也是有的。但给不给他,还须两说,不能刚刚见面就交浅言深,误托了歹人,于是说道:“《黄庭经》不好找,难道《东华经》也不好找吗?”

  这观主自称松石道人,听得媚儿言语,混浊的眼中顿时光彩连连,说道:“姑娘原来也是我道家门人么?可就不要取笑贫道了,《东华经》自然就是《黄庭经》,我看姑娘年未臻二九,一身修为已登堂入奥,莫非姑娘习的就是《东华经》?”

  媚儿道:“登堂入奥不敢当,能耍两下倒也不必瞒你。故之日黄庭者,心也。景者,象也。外象谕,即日月、星辰、云霞之象;内象谕,即血肉、筋骨、藏府之象也……”

  松石道人大惊,心知她这口诵的正是远古贤君尧舜之师务成子对《黄庭经》的注解,务成子是传说中的神仙,这样的注解都有,那这长相明媚的小姑娘习《黄庭经》可就一些不差了。

  只见这道人神色一敛,拱手肃然道:“虽说姑娘尚在花季,贫道已年逾古稀,但自古达者为师,还请姑娘有以教我!”这么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人行礼,媚儿自忖受之不起,急忙侧身避过,老道还欲行大礼时,却觉得一阵清风徐徐,将他缓缓摁在了座位之上。

  媚儿又想了想,觉得以后若要长住于此,这观名么,却有些妨碍。浮丘浮丘,总不免让人想到丘八,丘八丘八,那可就是王八蛋了,不太适合女道人居住。

  也罢,以后就将这儿改作东华殿吧。

  当月华满天的时候,媚儿和姚瑶牵手看了会儿雾松,望着飘渺的星汉,姚瑶担心地说

  道:“他也去了七八天了,按理说也该回来了啊,干啥去了?”

  媚儿其实早已郁闷,还有一种难言的沉重,却故意说道:“他呀,你可不用在意,在兰城的时候,他就总是喜欢一个人闷闷的玩,这次他终于有可以一个人愉快地玩耍了,可能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吧,嘻嘻。”

  “他玩够了就回来了。”

  姚瑶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。

  旭日初升的时候,黄山有着说不尽的美丽,飘渺的云中奇峰如仙女,如天上的神,如跨牛吹笛的童子…松在雾中若隐若现。媚儿和姚瑶不肯错过如此美景,早早在山间徘徊,在云间游荡,在松边仰望云海蓝天。

  走着走着,灵识中猛然传来妖兽的气息,一缕…两缕…三缕,哟,等级还不低,大约七级以上,媚儿和姚瑶不禁吃了一惊,却听到山上有好几个道人惊叫了起来。

  哦是了,这样等级的妖兽虽然对自己和姚姐姐已构不成什么威胁,但对这山上的道人来说却是致命的。可是,这些妖兽是怎么越过堡垒的禁制到达这里的呢?媚儿心里犹疑不已,姚瑶却已伸出手来,拉了她就朝山上奔去。

  刚刚走得百十米远,突然感觉到不对…妖兽并没有朝山上而去,而是朝自己这边来了?哟,速度好快!这怎么可能?这样等级的妖兽,早就可以感受到自己和姚姐姐的气息,怎么会来送死?

  媚儿似有所察,轻轻扯了扯姚姐姐的手,两人停了下来,“嗖嗖嗖”三声,眼前猛然跳出了三个…呵呵,宠物狗?这仨家伙冲到两个人身前三丈之志却突然停下,爪子前趴,作低伏状…这是干什么?

  仔细看了看,哎哟喂认识,旧识。第一次去南离时的乌云山中,还有信城南门,都曾见过这哥儿仨的身影。可是,它们现在要干什么?眼睛清澈,似乎带有微微的笑意……是它们,搞笑的哈士奇,忧郁的金毛,还有那只总是带着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的不爽狗。

  看着三兄弟可笑的模样,媚儿和姚瑶纷纷咧嘴,忍不住笑意满面。这仨家伙,似乎很有灵性,看到两人露出高兴的表情,竟然蹦蹦跳跳起来……哦对了这里,大抵也算得乌云山脉的东支,它们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。

  是不是,摆脱那些妖魔的控制之后,彻底清醒了?恢复它们作为狗狗的天性了吗。这是来“投诚”了吗?媚儿心里一乐,忍不住对着前面轻轻一招手,哈士奇笑意更浓,金毛更显忧郁,不爽狗…哈哈居然是它首先颤颤悠悠,犹犹豫豫地走上了前来。

  走到离媚儿和姚瑶身前一丈之地,它停下,短短的尾巴摇了摇,脑袋可怜巴巴地望向媚儿,眼睛中带有一丝犹疑……媚儿拍了拍手,伸了出去…它转身就跑,跑了一米多远却又回过头来,伸着短粗的脖子对媚儿看。

  媚儿知道,这东西,长相凶猛而内心温柔,总是满脸怒气,心里却充满美好……可是,修炼成妖兽的不爽狗也还是

  这样吗?

  媚儿装出一副人兽无害的表情,亲热而又温柔地向它靠近,它掉转身体,却侧过头来望着媚儿,并不逃走……哈哈,有意思,这姿势,是要我抱吗?

  媚儿说道:“来来,别害怕,抱抱。”真的一把抱了起来…这家伙,被抱在怀里,露了露牙齿,小脑袋一晃一晃的,嘴里“呜呜”两下,突然对着哈士奇与金毛“汪汪,汪汪”叫了两声。

  媚儿高兴得嘴里“哎呀哎呀”地喊了起来,姚瑶也愉快地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,这家伙脸上露出凶恶和标志性的极度不爽的表情,却并没有做任何危险动作。

  姚瑶明白了,蹲下身子,拍着手儿对哈士奇怪和金毛喊道:“来吧宝贝……”这俩家伙果然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姚瑶走来。走到离她三尺之地,金毛突然停下,蹲坐,对媚儿和姚瑶看了看,脸上带出若有所思的味道,然后不言不语也不动,似乎陷入了某种遥远的回忆……

  哈士奇走到姚瑶手边,轻轻蹦了蹦,先是用身体上的毛蹭了蹭姚瑶的手,哦哦,就是这种感觉,这是我的主人……我找到你了……站在姚瑶两手中间再也不动……这一刻很奇异,

  人与狗用这种方式确定了彼此的善意,建立了大致的信任。

  金毛不让抱……可是它又不走,围在媚儿和姚瑶身边转悠,媚儿大笑,说道:“姚姐姐,我明白了,这是寒寒的狗狗,非得等他回来呢,哈哈哈……”这金毛似乎也听明白了,兴奋地蹦了两下……

  浮丘观的道士看到这俩姑娘一人怀里抱了一条狗,身后还有个金毛摇晃着尾巴,顿时大惊失色!哎呀妈,三只七级的妖兽啊……我跑……

  不过,他们很快就明白了:人兽无害。人与狗的关系就是这么奇怪,总是能快速地建立起彼此之间的信任…这种关系一旦形成,往往就是一生。

  这一天,浮丘观的记事道士后来在道录日志上写道:若大个光明顶上人欢狗叫,飞鸟潜形,道门清静之地成了狗舍,这是我浮丘观前所未见之怪象。观主松石老道说,这标志着,从此以后,咱道观要恢复远古的荣光……

  残阳如血的时候,人与狗的关系已经很亲密,就像彼此与生俱来就认识,并有着一种割舍不断的份缘。晚些时候,姚瑶向道士打听清楚了,山下有一个小镇,叫做黄山镇,两个女孩决定下山。

  三只狗狗正在道观前面的平地上愉快的打闹,媚儿起了个诀,叫道:鹤儿啊,来。“扑扑”的声音响起,洁白的鹤飞了出来,可是它……扁扁的眼睛中飘荡着嫉恨的火焰,向不爽狗扑去,伸着长长利喙……

  三只狗狗大吃一惊,如轻烟般窜起,落荒而逃……可是不爽狗无处可逃,被带到墙角,“扑”一声,被啄了一下。它身子倚在墙上,屁股着地,委屈的大喊大叫:“汪呜…汪呜…”一声比一声高,眼睛一面紧盯着鹤儿的利喙,一面骨碌碌乱转着,朝媚儿偷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