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七十九章 一、二把手

作品:公输神器|作者:人器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12-03 10:24:30|下载:公输神器TXT下载
  德川立匆匆签订完合约就跑啦,翻译村上树则第一时间跑出来拍马屁。

  “元帅国君端的厉害霸气,丝毫不给帝国大将军讨价还价的余地。这买卖做得,那是真叫一个棒!”

  “嗯本王很霸气,很过分吗?”

  “霸气。但不过分,不过分……”村上树哪敢指责公输元帅国君过分,他巴结还来不及呢。

  “元帅,那批奴……那批经过安神医在‘大岛仓’筛选的人员共有三百一十二名,其中男性一百三十名,女性一百八十二名。全都符合招募条件。”

  公输孟启当然知道他这三百一十二人是从哪儿来,他也知道人口资源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。

  季殊,季子就经常借讲解《立国论》之机在他耳边反复强调此事,而今东桑国就有丰富的人口和粮食资源,恰恰能够弥补战乱之后的陈国短板。

  如果要将此事长期延续下去,仅靠“大岛仓”一家难免会有所欠缺,得两条腿走路才行。

  “嗯,村上君干得很好。去石步将军那里去领取银币吧。”

  村上树迟疑了一下。

  “元帅国君,小的想用银币换其他东西,不知可不可以?”

  “哦。”公输孟启笑了。

  “你想换什么?”

  “小的想换公输军团的友情徽章,据说武田校因为在西港之战中表现出色就获得了一名银质徽章。”

  公输孟启见他眼中目光闪烁不定,想要的肯定不止这些。

  “村上君,以你的能力当一个二把手是没有问题的,想没想过再努力一点,进步一点呢?”

  “陛下的意思是”村上树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公输孟启没有直接回答他,有些人吊吊胃口才能收得服服帖帖。他扯开话题问道:

  “粮食装载得差不多啦吧,不知王后她们回来没有?”

  村上树赶紧回答道:

  “回禀陛下,此次小的调运的都是上好的精粮,所以速度稍微慢了点,但绝对保证能在明日午时前装载完毕。”

  “同时小的还联络了一些熟悉的商行,朋友,收罗了些精品丝绸,珍珠玛瑙。这些东西都是东桑岛的土产,也不值钱,就是送给陛下和王后娘娘们的一点心意……”

  “心意?村上君不会拿‘大岛仓’的东西假公济私,以表心意吧。哈哈哈……”

  公输孟启知道他说的这些东西其实挺值钱的。他想在公输军团得到更多的回报。

  “不会,绝不会!小的在商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也还有些朋友故交。不会一味依赖‘大岛仓’的。”

  “哦,村上君多大年龄呢?这人脉圈子还挺广的嘛。”一个能把陌生的大陆语言练到二把刀的店长,不是个简单的店长。

  “回禀陛下,村上今年已经二十六岁。有四个孩子呢……”

  “四个孩子!”公输孟启觉得他挺高产的。

  “村上君,你有几位夫人啊?都有四个孩子了。”

  村上树没想到元帅国君会对孩子这么感兴趣,想来也是,他自己还没孩子呢。而且听说因为此次的“火烧赤岩礁”行动,田王后连腹中的孩子都牺牲掉了。

  传闻元帅国君在陈国就收了个义子,连直亲王的嫡长子桑木和也认他做父王。嗯,看来元帅国君很看重孩子和夫人呢。

  “陛下,小的只有一位夫人……”

  “哟哟哟,国君陛下!你该是有多迷恋女色呢?听说这位村上君已经送了一百八十多名女子上蓝色号,你居然还在打听人家有几位夫人!”

  ”陈国有陈国王后,东桑有直亲王妃,你这个后宫太乱了!太多了!算啦,我也别当你姐。你这是要累死姐姐、还气死姐姐的节奏。”

  沈织柔进来就对公输孟启劈头盖脑一通叱责。

  巫念,田点点,严如碧姑嫂三人在一旁捂着嘴笑。

  公输孟启摸了摸鼻子,委屈地道:

  “姐,那些人都是为公输集团招募的。你还是瞧瞧那招募的牌子和细则吧。”

  “看不懂。”

  沈织柔昂起头双手叉腰,完全不能和他讲道理。

  讲道理谁能讲过公输国君啊。

  “我,懂,看。”沈渔夫硬生生地冒出句。

  “你懂屁”

  沈织柔好不容易有机会耍回横,没想到被他一杆子戳出老远去。

  “你还看,你是沈家人吗!”

  沈渔夫面不改色心不跳。

  “是,我,沈。”

  “咯咯咯……”田点点和严如碧捂都捂不住,率先笑场。所有人都跟着开怀大笑起来。

  村上树一看,有门,俺不送夫人,送俩孩子来,跟着这帮人长大将来定然大有作为。

  “好啊你们一个个的,我叫你们笑!姑奶奶我这就去通知亢厨子,安道然,明天的早餐全放黄连不放盐,看你们一个个的还笑得出来……”

  沈织柔边说边走想趁此下台。

  “沈将军,请通知所有将领来此开会,本帅把此次‘火烧赤岩礁’行动做一个总结。”公输孟启给了姐姐一个更合理、充分的理由离开。

  “大岛君,村上君,此次行动你们都立了大功,也一起参加吧。公输军团是不会亏待合作伙伴的。”

  “是是是。”二人感激不尽,退到一旁等候。

  以沈织柔的轻功,自无需等候多久,片刻间所有将领齐聚大楼船上。

  公输孟启环顾众人,挥手让大家都坐下。

  “首先,感谢诸位同心合力,带领公输军团取得了‘火烧赤岩礁’行动的胜利!但是公输军团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十名亲兵牺牲,孙樵上将军失踪。”

  “通过此次战斗知道咱们的弱点在哪儿吗?”

  “语言!”

  “语言不通,文字不懂,是此次公输军团作战的最大障碍。坦白地讲如果没有大岛君,村上君,沈渔夫,武田校等人的帮助,公输军团将很难取得胜利。”

  “而且,孙樵上将军的遭遇就是一个惨痛的实例。装聋作哑不可能骗过所有人。今后,公输军团要向海外发展,为了‘蓝色计划’诸位都得想法子多学习各国语言。”

  “说了全面的大问题,本帅也要指出个人的小问题。亢褚良将军,贪功冒进差点令西港之战遭遇重大挫折。”

  亢褚良满脸通红,回想当时情景,若非其他诸将行动及时,被东桑暗卫夺了隐身衣,控制住蓝色号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  公输孟启继续道:

  “本帅曾在军中三令五申,行军作战必先立于不败之地!西路集团军出了个郭狩,而今蓝色号上又有亢褚良的失误。今本帅再次重申,再有下次定严加处置!”

  “是!末将知错,请元帅责罚。”亢褚良站起来,低头认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