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百五十二章 慈善晚会 上

作品:夜先生和亦小姐|作者:宾果喵喵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2-03 10:22:59|下载:夜先生和亦小姐TXT下载
  “出来办点事。”夜烬绝笑:“这不是怕打扰你吗?我可没有偷偷跑出来。”

  亦真给还未完善好的画拍了照片:“少爷,回来给我买点蛋黄酥呗。”

  “怎么天天就长了个吃眼儿呢。”夜烬绝点开看了看:“不错呀,仔仔今天很勤奋吗。”

  “所以格外想吃蛋黄酥。”亦真笑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呀。”

  “怎么,你急着要啊。”夜烬绝道:“我估计得两三个小时,你要是着急,我让蓝枫给你带。”

  “那个我倒是不着急。”亦真小声,嗓音如蜜饯般漉到心上:“这不是想你了嘛。”

  蓝枫透过车内后视镜,看见某人傻笑了一下,浓秀的笑眼兜不住笑花,直溅到眼睛周围,漾出涟漪。

  蓝枫对夜烬绝的印象呢,起初觉得他很严苛。后来发现这人直而不拙,一点架子都没有。现在又觉得这人其实有些孩子性情,就比如现在,脸上颇有些孩子的稚气。

  亦真忙活了一下午,一直忙到了七点钟,撂下画笔,只觉眼中似醋,胳膊都酸了。亦真把画架好,准备明天把画带去让傅媛媛瞧瞧,回来再修改。想着倒在床上微微调息一下,不想没几分钟便睡着了,后来觉得冷,索性连被子都盖上了。

  夜烬绝问蓝枫哪里卖的蛋黄酥好吃,蓝枫见有些远,便赶在夜烬绝回家前买了。这位爷心情很好,将刚得来的雪茄给了蓝枫一盒,蓝枫笑趣:“这么好的雪茄,先生怎么不自己留着?”

  “我倒想留着呢,我媳妇儿不让我抽啊。”夜烬绝嗐一声,脸上却是自得的神色:“别人是苦口婆心的劝,她不一样,她跟着我一块儿抽。说这要是放以前,就跟我头对头瘫炕上抽大烟。我听着就害怕的不行,后来就不抽了。”

  蓝枫听得直乐。和夜烬绝叙阔几句,夜烬绝听得难受,纠正:“别一天天先生长先生短的叫了。”夜烬绝剔蓝枫一眼:“出来混别那么生疏,叫哥。”

  蓝枫笑:“成嘞,您以后就是我哥。本来我这挺专业的助理,跟着你成天插科打诨的。”

  夜烬绝笑了笑,问蓝枫喜欢玩儿什么,两人约好组团打游戏。

  回了家,房内一片漆黑。豆芽警惕地出来看了看,见是夜烬绝,就跑回卧室睡觉去了。

  有亦真的地方就有豆芽。夜烬绝走近卧室一看,果然,这一对儿又大脸对小脸的睡上了。

  “巴巴带了吃的回来,你怎么又睡了?”夜烬绝拍拍亦真,亦真没有反应。

  迷糊中好像有人推了推自己,亦真微微掀开眼,只见这位爷也一脸幸福的躺边上睡起来了,不住好笑:“你怎么也来睡了?不是说好晚上一起吃火锅吗?”

  夜烬绝笑一声:“叫你你又不醒。”

  “谁说我不醒了,我只是反射弧比较长。”亦真坐起来,理了理头发:“走吧走吧。”

  “一说吃整个人都不一样了。”夜烬绝拿了外套给亦真:“你这头发几天没洗了?好啊,我才几天不在,你就这么邋遢了。”

  亦真老脸一红:“什么啊,那难不成你不在我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?那不是如你所愿,红杏出墙了吗。再说,学校这几天澡堂又在维修,澡都洗不成。”

  “给不洗头找的借口。”夜烬绝拿了帽子给她,两人这才出门吃火锅了。

  翌日。

  今晚是参加慈善晚会的日子,项以柔和任栀雨对镜梳妆,项以柔挑了件天鹅白的及膝裙,眱了眼镜中的任栀雨:“不带柏哥儿一起?”

  任栀雨朝着镜中的自己微笑:“带他去做什么?他现在还不是项家人呢。”

  项以柔不做言语,忽又问:“妈,你没发现爸最近对柏哥儿不大上心吗?”

  “眼瞧着咱们对柏哥儿好,你爸自然不会惕着心了。”任栀雨打理着头发,最近张芸那里又没什么异样,故不以为意。

  “你爸身边的小妖精你查出来没有?”任栀雨捋了捋身上并不存在的褶皱,有种自得,至少她项氏太太的身份犹在,也不过是对外界而言,就剩下这么点作用了。

  项舟今天对谁都是出奇的和善,自从上次跟亦真吵翻之后,项舟再难和亦真来往了,只是还是不是叮嘱钱妈,私下里要和亦真搞好关系。钱妈也是表面应承。

  项以柔确是暗自打着算盘,狎昵的给项舟打好领带,试探性的开口:“爸爸,趁着今天的慈善晚会,不如把柏哥儿正式纳进咱们项家,这不是锦上添花的好事吗?”

  任栀雨也试探性的给项舟开过几次口,都被婉拒了。项舟确实动过这个心思,可是仔细一寻思,柏哥儿要落进任栀雨的手里,实在是一件后患无穷的事。最好还是塞给亦真,半空中的气球,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闹不出太大的动静。

  项舟笑着拍拍项以柔的肩膀:“慈善晚会主要是给咱们集团做宣传,犯不着在这上头锦上添花。再说,要是抱养个孩子就往家里塞,以后这慈善还怎么做?”项以柔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,故只是笑着另谈别的,项舟架不住她的请求,答应周末全家一起野外聚餐。

  这次慈善晚会在业界也算一件赫赫的大事。夜烬绝也收到了邀请。亦真正在小黑屋里努力创作,夜烬绝推门进来,丢给她一张邀请卡。

  “慈善晚会?”亦真打开看了看:“我也听梁熙说了,听说规模挺大的,圈里的大佬都参加。”

  夜烬绝勾唇:“那你还不准备准备?”

  亦真一怔:“你要带我一起去?”

  他神秘地笑了笑:“当然了,今天晚上有个很重要的活动,非你不可。”

  亦真有些茫然,夜烬绝这厮已经把礼服和造型师找好了。礼服是一件意大利定制款的那不勒斯酒红色西装。那不勒斯肩对工艺要求很高,因为垫肩极薄或者不用垫肩,穿着者的实际肩宽必须跟衣服非常吻合,亦真以为穿起来多少会有点不舒服,结果简直惊诧,与她的身段十分贴合。